重逢时,梦中情人喝了我的精液

发布于:2020-10-18


在电话中约好,下班后六点钟,我和她在某车站旁的影音店见面。

以前在追求她的候时,因其屡次迟到,办事丢三落四,被她冠以“马大哈”

雅号,可谓粗枝大叶大头虾。在她的单身宿舍相聚,我曾从门缝偷窥过她裸浴的身体,在门外的我掏出勃起的阴茎对着她;也偷翻她的衣柜,拿出她的奶罩、内裤亲吻着、触碰在阴茎上手淫射精。

最有意思的是,拿了她的两条小巧的白色纯棉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