嫂子的奶水不流外人口

发布于:2020-10-18


上阵还得亲兄弟——题记。

「啪」的一声,我狠狠地拍死一只正在我身上吸血的蚊子。

窗外一片漆黑,小河里的青蛙「呱呱」

地叫着不停,对面树林里的布谷鸟「布谷布谷」地配合着,「知了知了」的蝉在窗子外面的树上不甘寂寞地尖着嗓子嘶吼起来。

郊区的夜并不安静,也不舒适。

窗子关的再严实,蚊子也能钻进来。

相比市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