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打工渡假淫乱告白二

发布于:2020-10-15



「二」意外的收入
三天过去了,我都没有和Ariel讲半句话;除了「酱油,麻烦递给我」或「今天该你扫厕所」之类的日常对话以外,不管Ariel再怎么好声好气的道歉或是陪笑脸,我都完全没有搭理她。
心里虽然气她竟然就这样把好朋友给出卖了以外,更多的是气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地就被让陌生人给睡了,而且还毫不知耻的央求对方射在里面。
一直以来,我和男朋友做爱都是有戴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