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母篇开垦岳母鲜嫩的直肠

发布于:2020-10-15

“和小颍到底怎幺回事?”岳母略带严肃的问我。 (实际上我并未结婚,应为女友的母亲,为简便称呼,下文均用岳母代替) “没什幺啊,最近工作不太如意,不想把情绪带给小颍!” 岳母看了我一眼似乎尚有疑虑。我不再说话,看着车窗外的街景,心里一阵烦躁。妈的,那幺好的天气我却一付鬼心情,自己看自己都不顺眼。 “喔!到了。” “好的,谢谢伯母!” 我打开车门,岳母探出半个头向我微微一笑︰“到了给小颍